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市值一夜蒸发300亿

2022-06-10 12:22:02来源:推酷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鹿财经网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市值一夜蒸发300亿
 
  5月末,爱彼迎正式宣布暂停中国境内服务,随即市值一夜蒸发300亿,引来哗声一片。
 
  也不知道爱彼迎是不是有意为之,走之前还打了一手“感情牌”。曾经在国内外旅游的房客成为爱彼迎的忠实客户,把闲置房做成民宿收获丰富经历的民宿主……社交平台上涌现了一大波回忆杀。
 
  大家都在感慨爱彼迎的离去,怀念在爱彼迎上收获不同地域的相遇和文化碰撞,甚至还有不少网友给出极高的评价——国内最好用的民宿app。
 
  看来爱彼迎在中国市场盘踞六年,还是赢得了不少好口碑。作为全球最大的旅行房屋租赁平台,为什么在入局六年后毅然离开?
 
  “共享式民宿”不共享
 
  早期的民宿大多是民宿主的副业,家中有闲置的房子,为旅行中经过此地的人们提供舒适休息的房间。
 
  爱彼迎早期推崇“共享式民宿”的概念,这一概念在中国吸引了不少向往低价生活的背包客,和在海外享受过爱彼迎民宿主服务的国人。
 
  町隐民宿学院创始人刘汉捷表示,“共享式民宿”需要满足几个基本条件。首先,上线的房源处于闲置状态,并非专门用来短租;其次,房屋是有主人在住的,而不是由职业房东操控。房屋主人可能是画家、作家、诗人等等从事各种职业的人,同时还要让房客体会到当地的风土人情。这是和标准化酒店最大的区别。
 
  爱彼迎的营销也很努力地表达这一概念。2017年,爱彼迎与彭于晏合作推出“够彭友”企划,抽选四位幸运租客,一同住进彭于晏的家。彭于晏作为房东,和房客一起交流,还参与房客的旅行策划。
 
  幻想一下,无论去哪个城市,只要跟着爱彼迎的推荐,就能住进当地的房子,和房东做朋友,说不定还能帮你成功避坑。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旅行。
 
  当然,这一理想化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
 
  随着民宿狂热的到来,原本被定义为家庭副业的经营模式,逐渐升级为家庭主业模式,大量职业房东和短租企业都来分一杯羹,使用“民宿”概念做短租生意。竞争力越来越大,民宿的质量、服务等都逐渐成熟化,整体也朝着精致化、豪华化、高价化以及高服务化发展。
 
  事实上,这些民宿没有主人,实则还是在套用酒店的经营模式,与爱彼迎最初提倡的“共享”概念早已相去甚远,但房客能享受到的服务也许还没酒店周到。
 
  被“围剿”的爱彼迎
 
  爱彼迎总部在2月初发布财报,去年第四季度收入为15亿美元,比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增长38%,同时也比2020年同期收入高出近80%。
 
  总的来说,去年第四季度比疫情出现前增长了近2/5,比全球疫情肆虐最严重时高出4/5。对于深受疫情影响的酒旅业,有这样的回弹和增长可谓是可喜可贺。
 
  然而,亚太市场好像“不太争气”,尤其是人口占全球近五分之一的中国市场,其盈利份额仅占1%。
 
  在刚进攻中国市场时,爱彼迎还是以原始英文名“Airbnb”示人,第二年才设计了一个中文名,寓意是“爱存千里,前路相迎”。
 
  在最初的时候,爱彼迎“傲气”地让中国消费者接受外企文化,只能使用国际支付方式PayPal就是最典型的体现。后来,爱彼迎发现此路不通,大刀阔斧地改变软件页面,取消向中国房客收取中介费用,上线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等。这一系列改革才让中国消费者看到爱彼迎“本土化”的诚意。
 
  可惜,有诚意不一定有回响。
 
  根据云掌柜发布的《2021民宿行业数据报告》,在全国分销渠道间夜占比中,携程系和美团系分别占比20.4%和21.4%,短租平台仅占5.5%。爱彼迎作为短租平台的其中一员,能占多少?
 
  美团民宿背靠美团超级APP,小猪民宿背靠阿里系的飞猪,途家更是直接和携程进行深度合作,爱彼迎背后有什么?
 
  极高的流量曝光渠道让美团、小猪和途家拥有强有力的靠山。在国内竞争对手的左右夹击下,爱彼迎显得独立又孤立。
 
  截止去年,爱彼迎在中国有50万房源,覆盖40多个城市,与途家的230万、木鸟的135万、小猪和美团的各80万形成肉眼可见的差距,甚至被“倍杀”,后面提到的四个平台房源均覆盖300个城市以上。
 
  缺少引流渠道,自身资源又打不过,不禁让人发问,是爱彼迎不够努力吗?
 
  这还不是最残忍的,爱彼迎也低估了本土企业的“内卷”程度。
 
  中国企业熟悉本土消费者们的调性,很早就推出砍价红包、拼团上车等五花八门的优惠政策。据纽约时报报道,难以抗衡中国头部平台更低的手续费和房费,也是爱彼迎退出的原因之一。
 
  本身爱彼迎在国内的定价就不占据优势,甚至还出现同款房源在其他平台上价格更低的现象。
 
  体面的“分手”
 
  根据Fastdata发布的《中国洞察旅游业报告》,今年一季度,中国国内旅游人数8.3亿人次,同比下降18.9%。
 
  不敢想象第二季度的旅游业在经历怎样的寒冬。深圳、上海、三亚等高消费和旅游城市逐一沦陷,疫情管控再度升级。
 
  在凭借“冲浪基地”蹿升网红基地的三亚后海村里,一家酒吧老板告诉伯虎财经,因4月反复封锁和严格的入琼制度,店里只能靠常客勉强度日,楼下民宿的价格更是一降再降。
 
  反观海外,疫情没有出现严重反弹,对外出的限制逐渐放松,旅游业复苏的速度显然要比国内快速。
 
  爱彼迎果断切割“拖后腿”的中国市场,也许是权衡许久的无奈之举。
 
  如今,爱彼迎已经和美团民宿、小猪民宿、途家达成合作,帮助中国房东完成房源和信息迁移。房东们也更看重在迁移过程中能否完整保留过往的经营记录。与此同时,部分房东宣告正式结束房东生涯。
 
  接下来的战场全部交给国内的平台,谁都想把优质房源收入囊中。
 
  爱彼迎的离开对中国民宿行业的影响并不单单体现在量上,更多体现在理念上。
 
  即使爱彼迎所占的中国市场份额不高,但它仍然是国际认可的民宿行业风向标。爱彼迎近年在中国营销的方向一直围绕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展开,不断强调民宿能给消费者带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而不只是舒适和便宜。
 
  往后,商家也许会更加舍本逐利,用更多不符合民宿概念的产品占据民宿市场。“泛民宿”兴起,“共享式民宿”的生存空间被挤压。
 
  良好的竞争环境才能催生出更好的企业,如果只有本土企业占据市场,缺少外来的竞争力和文化碰撞,很容易会形成单一的行业思想。
 
  当你花着高于酒店的价格,住着套了民宿外壳的“酒店”,这钱还花得值吗?

     投稿邮箱:lukejiwang@163.com   详情访问鹿财经网:http://www.lucaijing.com.c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