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凯龙:热爱新鲜 跨界是一种寻求人生宽度的方式

2019-10-10 16:59:47来源:陀螺财经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鹿财经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蔡凯龙:热爱新鲜 跨界是一种寻求人生宽度的方式 

  01 火币首席战略官:

  “日不落集团”的日不落高管

  当蔡凯龙晚年百无聊赖的躺在热带的海滩上悠闲的看着夕阳的时候,他一定会想起,2018年4月,那个犹如蚂蚁上锅的下午。

  “你们如果十分钟之内不把来自美国IP屏蔽掉,我就不进去了。”蔡凯龙对着电话威胁,电话的另一头,是火币集团的CEO李林和火币集团的COO朱嘉伟。

  此时此刻,蔡凯龙在华盛顿,在美国SEC总部门口——这个闻名于全世界所有证券赌徒心里,又异常严肃的地方。

  (美国SEC大楼)

  他站在那整整一面透明的、高大的颇具压迫感玻璃幕墙前,头顶悬着时刻俯瞰审视标志性的鹰图腾,感到极大的压力。


 
  (美国SEC大楼上的鹰图腾)
 
  因为SEC玻璃绿幕之内,是他约好的十几位SEC官员,他们正在等他进去会谈。
 
  离约定碰面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了,而他,却被迫要用威胁的办法,迫使他远在中国北京的老板和同事们去做这件事,否则他无法去见SEC的官员们。
 
  这是一个真正的两难:此时的火币,因为扩张迅速,市场暴跌,美国用户这块利润显得异常重要,蔡凯龙刚刚牵头组建了火币美国公司,正准备跟SEC报备,以完全合规的姿态服务美国客户。然而火币美国还没上线,火币集团还在继续以过去的方式接受美国客户,在SEC眼里,这是跨过红线的。
 
  如果屏蔽美国IP,公司短期损失巨大;如果不屏蔽,即便蔡凯龙在SEC暂时自圆其说蒙混过关,回头一查,火币和蔡凯龙将双双陷入欺骗司法部门的重大嫌疑当中。
 
  李林最终妥协了,尽管十分肉痛。
 
  而对蔡凯龙来说,辛劳之上,痛苦刚刚开始。
 
  借由在火币这一年的经历,他终于明白,什么叫选择大于努力,什么叫大势强于人力。
 
  最终所有人的努力,都抵不过市场的大趋势。
 
  2017年9月4日,整个区块链圈都将永久铭记的日子,《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发布,标志着七部委正式对币圈进行整治,一个多月内比特币价格从3万人民币暴跌到1.7万元,也正是在此之后,李林被外界风传得了重度抑郁症,严重时以头撞墙。原因是,火币与OK两家都将赌注压在“合规交易所”上,与监管积极接触,然而禁令一来,两家困守围城,眼看出海的币安迅速崛起,赵长鹏半年100亿美金的神话,放到福布斯封面上,也算一个不小的纪录。
 
  这时候,已经从金融科技行业跨界转型成为数字货币专家的蔡凯龙,被李林从火币顾问转为全职首席战略官。李林急需在海外快速布局,追赶币安,抛开OK.而有长期海外华尔街工作经历,又有数字货币行业影响力,同时和李林认识多年的蔡凯龙,自然成为李林招募于麾下的上佳人选。
 
  “选择比努力重要”,在北京香山上,李林用这么一句话戳中了一起爬山的蔡凯龙那颗依然不安分的心,将他从一个半学者半投资人的角色里拉出来,安到了首席战略官高管的位置上。
 
  这是一个日不落的高管。
 
  从新加坡到美国,从巴西到欧洲,业务所在地跨越24时区就算了,团队所有员工竟然也分布在全球各个时区里,最可怕的是,这些人还需要经常协调开会。

  “我手机上全球时区列表经常要保持6-8个国际城市的时区,每个时区代表我管的团队工作的地点。开一个会要提前两三天协调时间,有的人要半夜三点爬起来开会,有的人则在下午,还有刚刚早上起床”。
 
  手下人累得够呛,蔡凯龙本人则是全球飞行,不但永远不知道手上那只运动智能手表应该对准哪个国家的时针,生物钟全面紊乱,甚至不知道每天睡醒之后,自己在哪个国家。“时差永远倒不完,干脆我自创造出“蔡凯龙”时区,用我自己定义的节奏工作休息,全然不管在哪里。”
 
  这都好说,毕竟从零到一,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在币圈竞争如此激烈的行业。
 
  但对于蔡凯龙来说,最痛苦的磨合,来自于火币内部。
 
  “李林带领的火币是一个极具中国本土特色的互联网公司,在当时非常缺乏国际化和金融基因”。
 
  在国际化公司里开会起码用OA来预约,这在当时的火币是没有的,用的是西二旗式的扁平化管理:开会直接挨个敲门叫人。
 
  火币迅速开展的出海计划,也使得他们的北京西二旗基因,必须同时去适应美国严格的监管、巴西的享乐缓慢的文化,以及欧洲人的谨慎小心的节奏。
 
  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蔡凯龙并不是一个以心力见长的人。他的长处在于比他人更快速的深入无人之地,而不是日复一日的经营。
 
  他需要的粮食,是有趣和经历。
 
  他就在全球飞行之中贪婪的经历这一切,一边在微信群里发奖激励员工跑步,一边热爱着半夜开多国电话会议的安排。
 

 
  然后,终于有一天,当他在俄罗斯,英国和欧洲大陆来回穿梭的其中一站: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国际会议上演讲完,回到酒店一病不起。最后取消后面密集的行程,回家挂点滴。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2019年这句话不再频繁的出现,但所有在2018年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都永远无法忘记那时的疯狂与甜美。
 
  那时的蔡凯龙脸上光彩伴随着辛苦,从未注意到,脸色和头发居然还发生了变化:变憔悴,头发花白。
 
  如果有人问蔡凯龙是否后悔踏进币圈?他绝对会摇头。
 
  完成火币出海的从零到一之后,蔡凯龙迅速退场。“我不适合做CEO,也不想做”,蔡凯龙在回到厦门之后如此形容,面朝蓝色开阔的大海,他深知自己是谁:热爱新鲜,并不愿意被沉重的运营事务绑定。
 
  但这一年,就像十年被折叠在短短的时光里,密度极大。
 
  他其实从未改变,他一直在传统和创新之间寻求平衡,双脚踩在了“金融+科技”的两条线之间,
 
  变化的是不断奔涌向前的世界,科技与金融之间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碰撞和火花,给了他越来越多有趣的玩法。
 
  从十多年前开始,他已经很深的感受到了。
 
  022008金融风暴华尔街幸存者:
 
  上天偏爱跨界者
 
  我曾经问蔡凯龙,你最欣赏的人是谁?答案出乎意料。
 
  他最喜欢的人埃隆马斯克。
 
  蔡凯龙欣赏马斯克没完没了疯子一样开公司用各种疯狂想法改变世界的拼命,虽然,老蔡自己因为大起大落很是抑郁了一段时间。
 
  蔡凯龙是厦门大学毕业的,在多数人薪水不到2000块的年代,他毕业就在彼时经济爆红的厦门某家期货公司当交易员,在跌宕起伏的期货市场里闯荡,过着收入颇丰、令同伴羡慕的生活。令人吃惊的是,他放弃了工作,拿了全奖去了美国休斯敦大学,一路读到金融学博士,DoctorCai的名号指日可待。
 
  用他韩国博士导师的话来说,“金融博士是一条通向受人尊敬同时又待遇丰厚的阶层最快的路。”
 
  但是他亲手放弃了。
 
  2003年,不安分的华尔街银行大举进入衍生品市场,用各种复杂的金融产品酝酿出后来的金融风暴。金融衍生品市场急需谙熟金融理论又有编程能力的顶尖人才。于是他们把触角伸到了在读金融博士生,蔡凯龙就这么他们盯上了。
 
  去了华尔街面试了之后,收了3家投行的offer,博士在读的蔡凯龙瞬间不淡定了。2014年,他决定去“街上”加入令人激动的大时代。
 
  导师苦劝无效,还是非常nice的留了一个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