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库加速陨落,二手奢侈品电商离春天还有多远?

2022-06-08 20:38:55来源:推酷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鹿财经网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寺库加速陨落,二手奢侈品电商离春天还有多远?
 
  火热的奢侈品行业传出了一则冷消息。
 
  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日前因为拖欠入驻商家贷款,被商家起诉至法院,最终被判决支付贷款并退还保证金共计136万元。
 
  事情不复杂,人人奢商行入驻寺库卖货,缴纳了5万元保证金,经营期间货款由寺库代收,寺库再定期付给人人奢商行,但寺库没有按时支付2021年6月至7月的货款,共计1314154元。
 
  人人奢商行反复催要,但寺库公司仍拒绝支付,人人奢商行只能起诉寺库。最终,法院判决深圳寺库公司向人人奢商行支付货款并退还保证金。
 
  寺库,这家被誉为是“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奢侈品电商平台,踩着电商风口,曾一时风光无限,如今却落得这般境地,着实令人叹息。
 
  寺库一路如何走上巅峰?又为何快速陨落?当前奢侈品电商行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现况,二手奢侈品电商离春天还有多远?
 
  奢侈品电商第一股
 
  寺库是奢侈品电商行业先行者,寺库成立时正好踩上中国电商行业发展的风口。
 
  寺库的创始人李日学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从1998年开始创业,2007年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创立绿魔方网,主营高端家电。
 
  和马云、刘强东两位互联网大佬不同,李日学看到了中国高端消费不断升级和奢侈品行业快速发展的潮流,2008年创立了寺库网。
 
  李日学的目标很明确,寺库定位为奢侈品电商,以二手奢侈品寄卖为主,主要服务高端消费者。
 
  在二手奢侈品平台进行奢侈品寄卖,平台需要向用户收取鉴定费、手续费、佣金等,寺库的商业模式为收入10%至15%的服务费、代理抽成以及扣点。
 
  寺库成立后初期发展迅猛,成立仅五年后的2013年寺库交易额就达到10亿元,还在北京建立了一个3000平方米的奢侈品养护工厂,随后新增了代理商商品和品牌商商品。
 
  不过李日学后来并不满足做奢侈品交易,还面向高端消费者提供服务,将服务视作寺库的核心竞争力。后来寺库的品类从香包、手表拓展至珠宝、钻石,同时还开通了豪车、飞机等平台。
 
  寺库凭借定位高端消费概念,在高速发展时期,一直是投资机构的宠儿,从2011年至2017年上市前,寺库一共完成了8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IDG资本、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Ventech China等知名机构。
 
  寺库在2017年9月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被资本市场誉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总市值约为6.7亿美元。上市后,寺库又分别于2018年7月和2020年6月完成了两笔战略融资,融资额为1.75亿美元和1亿美元,投资方分别是京东数科和趣店。
 
  巅峰时期的寺库是行业头部机构。据Frost & Sullivan数据资料显示,寺库拥有中国25.3%及亚洲地区15.4%的高端市场份额。
 
  短暂高光,快速陨落
 
  可好景不长,上市之后的寺库并没有维持太久的高光时刻,仅一年多时间后就开始急转日下。
 
  从2018年8月开始,寺库股价开始暴跌,到2021年底,寺库股价已经跌至1美元以下,市值缩水超过9成。在去年12月寺库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寺库股价暴跌主要因为业绩表现不佳,其2020年财报显示,寺库的年营收为60.2亿元,亏损7186万元,不仅营收较2019年下滑超过12%,公司也从盈利转向了亏损,寺库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15.26亿元,净亏损为4062万元。
 
  寺库的业绩越来越难看,2020年的年报到2021年11月才发出来,2021年的年报到现在都没有公布。
 
  进入2022年后,寺库的负面消息更是接连传出,寺库还曾传出破产传言,被曝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寺库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新闻越来越多,今年5月,寺库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1742万元。
 
  截至发稿前,NBS新品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到与寺库有关的投诉一共有15304条,比如有消费者投诉不发货,不退款,取消订单不退款等。
 
  昔日“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高光时刻为何只是昙花一现?在NBS新品略看来原因可以总结为以下三点。
 
  第一,没有打造出能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
 
  寺库定位为一家奢侈品电商,以轻资产运营的商业模式为主,寺库作为平台,但在其平台上售卖的商品并没有经过奢侈品品牌的正式授权或直接授权,只是一个渠道商或者中间商,并没有话语权。
 
  第二,高端奢侈品平台化难以走通。
 
  寺库最开始主要售卖箱包,后来拓展珠宝、钻石、豪车、飞机,还做了线下奢侈品实体店,业务非常多元化。
 
  寺库的设想是做一个综合奢侈品服务平台,乃至是高端生活服务平台,然而所涉及的业务品类,每一个产品类别都有其特殊性,有圈层资源和圈子玩法,在传统PC时代就一些高端奢侈品及服务网站平台,基本上没有成功的。
 
  业务多元化就意味着投入相应的资源和资金,比如线下奢侈品实体店的经营成本巨大,并不一定能带来明显的回报。
 
  寺库也曾在2018年放下姿态,推出了社交电商平台“寺店”,卖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刚开始还不错,但一年时间不到就不再被提及。
 
  第三,各路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
 
  奢侈品是一个大蛋糕,各路竞争对手都纷纷涌入,比如红布林、妃鱼等新晋二手奢侈品平台在获得资本的助推下,强势崛起。
 
  同时,还有阿里巴巴、京东等巨头也重点发力奢侈品赛道,上线奢侈品频道或者入股新平台。
 
  二手奢侈品电商冰火两重天
 
  如果将目光放大到全球市场,中国整个奢侈品行业的发展并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反而逆势增长。
 
  根据全球知名咨询机构贝恩咨询在今年1月发布的《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个人奢侈品市场规模较2019年实现翻番,预计2021年同比增长36%,达到近7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10亿元)。
 
  不同奢侈品品牌之间存在明显的增长差异,增速从10%至70%以上不等,其中皮具以约60%的销售额增速拔得头筹,时装和生活方式品类以约40%的增速位居其后,高端腕表和奢侈品美妆则预计分别增长30%和20%左右。
 
  贝恩还乐观预计,2022年中国境内奢侈品市场将迎来更加温和的增长,中国有望在2025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除了奢侈品市场销售额保持增长外,奢侈品价格年年上涨,几乎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都接连上调价格。
 
  比如Celine从5月20日针对手袋等皮具产品价格上调10%;珠宝品牌Tasaki、mikimoto、Chaumet,腕表品牌积家等,也将在6月上调价格。
 
  6月1日零点,上海解封后,除了理发店和饭店爆火外,还有就是奢侈品店生意爆满,不少奢侈品门店一大早就开始排队,网络报道称,一位大妈手里拎着三大包爱马仕,骑着共享单车扬长而去。
 
  同样在二手奢侈品市场,也发展得如火如荼,国泰君安证券更是在研报中表示,二手奢侈品成为消费市场的新风口。
 
  二手奢侈品的火爆不仅在线下大大小小的实体店,更体现在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上的交易热况上。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奢侈品电商渗透率正在逐年提高,从2016年的6%增长至2020年的11%,预计2021年将会达到13%。
 
  比如2021年二手奢侈品市场交易火爆在直播间表现得尤为火爆,二手奢侈品更是成为抖音电商的一大热门品类。
 
  胖虎、只二、红布林等多家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开始直播带货,更是开启了24小时售卖模式。
 
  年轻人不仅成为了一手奢侈品消费主力军,更是成为了二手奢侈品消费主力军。
 
  《2021中国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消费洞察报告》显示,二手电商交易平台超过8成卖家和买家为女性,而且以高学历为主,90后买家和卖家占主导,95后消费能力正在快速增长。
 
  年轻人不再喜新厌旧,追求个性化、差异化,也更加注重性价比,叠加直播带货、网红效应及种草经济等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买二手奢侈品。
 
  整体来看,寺库作为老一代奢侈品电商平台正山河日下,但红布林等新一代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正强势崛起,二手奢侈品电商呈现出冰与火的鲜明对比。
 
  二手奢侈品电商离春天还有多远?
 
  尽管二手奢侈品市场出现冰火两重天的现况,然而二手奢侈品赛道依然被市场所看好。
 
  不仅各大电商平台、二手奢侈品垂直电商平台正在发力,而且就连奢侈品巨头都已经布局二手奢侈品市场。
 
  整体来看,二手奢侈品市场是一个万亿级规模的大市场。
 
  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市场规模在直播电商的加持下已经从2016年的162亿增长到2020年的510亿,预计2025年这一数字将会达到2080亿元。同时,2.87万亿的闲置高端消费品存量规模也为行业未来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
 
  而且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渗透率及规模占比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头豹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占整个行业市场规模仅有5%,相比发达国家的20%甚至30%的占比并不高。
 
  在NBS新品略看来,二手奢侈品市场,乃至是二手奢侈品电商在中国市场正处于发展初级阶段,未来仍要不断摸索,最关键是要做到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探索盈利模式。
 
  在寺库成立之时,正值电商风口,出现了一阵奢侈品电商风潮,特别是2010年之后,奢侈品电商遍地开花,第五大道、魅力惠、珍品网、尚品网等奢侈品电商平台涌现,从2019年至2012年1月,鼎盛时期国内奢侈品网站数量达到四五十个。
 
  好景不长,随后两三年时间,多家奢侈品电商平台倒闭、停业、裁员、降薪,甚至还有奢侈品电商平台转型大众电商,但都没有成功,如此看来寺库能撑到现在也很不容易。
 
  无一例外,这些奢侈品电商平台都没有探索出盈利模式,只是扮演渠道商和中间商的角色,盲目扩张,没有造血能力,最终资金链断裂。
 
  这些奢侈品电商前浪们纷纷阵亡,如今寺库的困境也印证了这一点。
 
  第二,解决行业痛点。
 
  众所周知,在二手奢侈品市场,特别是在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行业缺乏标准化,商品混杂、定价难、猫腻多、货不对板、退款问题、退换货难、甚至暗藏假货等问题。
 
  而二手奢侈品平台最大的行业痛点仍然是信任问题,买家首先考虑的是商品是不是正品,其次才是新旧程度问题。
 
  要解决行业痛点,就必须要建立产业链和标准化的操作服务流程,但要破解信任危机,任重道远。
 
  NBS新品略认为:二手奢侈品市场虽然足够大,但各家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要做好服务,奢侈品是特殊商品,哪怕是二手奢侈品,消费者更看重的是服务。
 
  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不要盲目追求规模,反而不如做得小而精,走小而美的路线,只要能构建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规模不是最重要的,活下去最重要。
 
  未来,二手奢侈品电商将随着整个奢侈品行业、二手奢侈品行业的发展而发展,市场需求,市场容量及市场前景都存在。
 
  但整体来看,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离春天还有点远。

     投稿邮箱:lukejiwang@163.com   详情访问鹿财经网:http://www.lucaijing.com.c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