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北大学霸,靠刷脸收获一个IPO

2021-12-13 17:17:42来源:推酷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鹿财经网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80后北大学霸,靠刷脸收获一个IPO
 
  此次IPO,奥比中光计划募资18.63亿元,17.63亿元用于3D视觉感知技术研发项目。
 
  亚洲 具有深度计算级别芯片量产能力的厂商要IPO了。

  近日,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9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审议结果为奥比中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
 
  奥比中光的故事,始于一个北大系学霸。创始人黄源浩毕业于北大,并在国外多个领先研究院研究3D光学测量。在国外研究多年,他萌生出了回国创业的想法。2013年,黄源浩成立3D视觉感知方案商奥比中光。
 
  干这种烧钱的活儿,背后离不开资本的支持。成立至今,奥比中光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包括仁智资本、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蚂蚁集团、海通开元等十余家机构。其中,蚂蚁集团还成为其第一大客户、第二大股东。
 
  经过大力投入研发,奥比中光也成为了亚洲 、全球第四家具有深度计算级别芯片量产能力的龙头企业。但是,连年亏损,奥比中光又该如何解决高投入低营收的尴尬?
 
  01
 
  又是一个学霸发家史
 
  奥比中光A股上市提上日程。
 
  近日,人工智能3D传感领域企业奥比中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核。
 
  据了解,奥比中光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3D传感技术高科技企业。
 
  而奥比中光的故事,要从一个北大学霸说起。
 
  黄源浩出生于1980年,从小就是一名学霸。2002年,他以系里前三名的成绩从北京大学力学与工程科学系本科毕业。之后又获得全额奖学金,在新加坡、香港、美国、加拿大等7个国际领先研究院留学,研究光学3D测量领域。
 
  2013年,国内3D光学测量应用领域还处在起步阶段,看到这一前景,黄源浩毅然决定回国创业并创立了奥比中光,立志“发扬中国光学”。
 
  成立之初,公司没有收入,每一个核心部件都需要经过上千次的反复测试,团队也时常经历着“007”的高强度工作。
 
  终于,在奥比中光团队的潜心研发下,成立仅两年后,他们就研发出了国内首颗3D传感感知芯片,并正式量产消费级3D传感头。在此之前,这项技术一直处于被苹果、微软、英特尔三家企业垄断的境地。因此,奥比中光也成为了亚洲 、全球第四家具有深度计算级别芯片量产能力的厂商,“发扬中国光学”的目标也逐渐实现。
 
  目前,奥比中光的3D传感方案主要应用于无人零售、AI智慧客厅、智能机器人、智能家居、智能安防、工业4.0等多领域,全球已有2000家以上的人工智能、智能硬件公司使用奥比中光3D传感器进行各类开发,其中包括10家以上世界500强企业。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奥比中光的营收分别为2.1亿元、5.97亿元、2.59亿元和1.2亿元。奥比中光表示,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高速增长。受到疫情影响,公司终端应用于线下支付的3D视觉传感器需求暂时性下降,导致2020年营业收入出现下滑。2021年上半年,随着疫情影响减弱,线下支付场景需求逐步恢复,同时服务机器人、智能门锁等细分场景渗透发展,奥比中光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58.39%。
 
  其中,3D视觉传感器是奥比中光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产品营业收入分别为2.0亿元、5.2亿元和1.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96.55%、86.84%和71.28%。
 
  不过,由于公司成立以来,持续保持高研发投入等因素,奥比中光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奥比中光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5.01亿元、-6.28亿元和-1.15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奥比中光合并报表累计未弥补亏损为8.26亿元,母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5.27亿元。本次IPO,或将为其解决部分资金问题。
 
  从数据来看,确实如奥比中光所说,公司在研发方面投入十分“大方”。2018年至2020年,奥比中光研发费用分别为1.12亿元、5.03亿元和3.25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3.40%、84.24%和125.67%。而同行相应费用率分别为84.24%、64.93%和98.01%,奥比中光2019年和2020年均高于同行。
 
  此次IPO,奥比中光也将继续大幅投入研发。奥比中光计划募资18.63亿元。其中,17.63亿元用于3D视觉感知技术研发项目,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02
 
  VC/PE青睐 阿里为第二大股东
 
  身处亚洲 、全球第四家的地位,奥比中光的背后自然少不了VC/PE站队。
 
  其实,在黄源浩还没开始创业之前,就已经拉来了第一笔天使投资。2012年,黄源浩的一位高中同学去看望他,听他聊到光学领域的广阔前景,这位同学被深深吸引,当即拍板,成为了奥比中光的天使投资人。就这样,黄源浩带着这笔初始基金开始了创业生涯。
 
  黄源浩心里很清楚,“要做好3D传感器,一定要做自己的芯片”。但众所周知,做芯片是一门烧钱的生意,几百万元的投资很快就消耗殆尽。幸运的是,2014年,黄源浩带领团队获得深圳市“孔雀计划”资助,得以顺利推动第一条生产线的建设,正式量产自助研发的3D传感摄像头,由此打响了名号。
 
  听到奥比中光如此具有突破性的成就,一批投资方接踵而至。
 
  2015年8月,奥比中光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弘德投资;2016年11月,完成B轮融资,投资阵容更加强大,包括仁智资本、赛富投资基金、华大恒通、广发信德、金石投资和联发科;2017年12月,又完成复兴投资参与的一轮股权融资;2018年2月,完成松禾资本、仁智资本和天狼星资本参与的C轮融资。
 
  很快,这家企业就受到了阿里的关注。彼时,蚂蚁集团正在关注扫脸技术大规模推广的可能性,这将为支付手段带来新一轮升级。而奥比中光的3D视觉感知技术正是关键,于是阿里与奥比中光展开合作。
 
  2018年5月,奥比中光完成超2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蚂蚁集团领投,赛富投资、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以及仁智资本几家老东家跟投。同时,蚂蚁集团还与其共同成立业务合资公司蚂里奥技术。
 
  而在这次投资之前,阿里就已经展开了和奥比中光的合作。最初,奥比中光与蚂蚁集团合作拓展线下零售的刷脸支付应用,2017年,支付宝和奥比中光合作实现3D刷脸支付全球首次商用。之后又在智能门锁、医保身份核验等细分场景逐步实现应用落地。
 
  在奥比中光股权架构中,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奥比中光13.56%股份,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并跻身董事会席位。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1-6月,奥比中光销售给蚂蚁集团及其关联方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8.72%、51.88%、30.03%和26.38%,虽然占比在下降,但蚂蚁集团仍然为其第一大客户。
 
  不过,除了阿里,奥比中光也有其他的亮眼成绩。2018年,奥比中光获评“独角兽”企业,并推出全球首款安卓手机3D摄像头,应用于OPPO Find X手机;2019年,与百度大脑结成硬件生态合作伙伴,与中国银联共建“3D视觉联合实验室”;2020年,与魅族展开合作,并携手头部锁企推出全球量产3D刷脸门锁。
 
  很快,奥比中光就吸引到了新一轮投资。
 
  2020年8月,东方明珠传媒产业基金、福田引导基金、广州新兴基金、海通开元、德源资本等九家机构参与奥比中光股权融资。
 
  2021年5月,奥比中光成为国内 与微软达成战略合作的第三方3D视觉传感器供应商,并与其合作开发新产品。目前,业界给予奥比中光的市场估值已经高达180亿。
 
  03
 
  背靠阿里的烦恼
 
  据法国市场研究与战略咨询公司Yole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球3D视觉感知市场规模为50亿元,随着市场规模快速发展,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50亿美元。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人们生活中所用到的摄像头大多采用2D成像技术,难以重现各类三维场景。而3D视觉感知技术则可以使智能手机、智能门锁等设备获取更多精准的信息。这一赛道也逐渐热闹起来,一笔笔投资拥向这个赛道。
 
  2021年8月,聚芯微电子完成数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哈勃投资、华业天成资本和恒信华业联合投资。聚芯微电子用于3D成像的飞行时间传感器采用了全球领先的背照式技术,可广泛应用于人工智能、人脸识别等领域。
 
  9月,3D机器视觉创业公司图漾科技宣布完成B2轮融资,由顺为资本领投,老股东磐霖资本和德成云启跟投。而就在6个月前,图漾科技才完成了绿的谐波领投、老股东磐霖资本和民铢投资跟投的B1轮融资。
 
  11月,蓝芯科技完成过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投资、蓝驰创投等。
 
  与同行相比,奥比中光作为能对标国际科技巨头的企业,十分具备龙头优势。目前,全球已掌握核心技术并实现百万级面阵3D视觉传感器量产的公司仅有苹果、微软、索尼、英特尔、华为、三星等少数企业,奥比中光就在其中。同时,它还是 可实现量产结构光3D传感摄像头的中国企业,其3D传感专利数与苹果、微软等并列世界前三。
 
  但是,奥比中光也有“烦恼”。
 
  虽靠支付宝刷脸支付打响名号,奥比中光也存在着大客户集中度及关联交易较高带来的风险。奥比中光的销售收入中,来自蚂蚁集团等线下支付场景客户的部分占比较高。虽然刷脸支付已经成为趋势,但是目前来看线下支付依然是以二维码为主,想要实现公司经营业绩快速提高十分困难。
 
  另外,一旦奥比中光与蚂蚁集团等大客户解绑,会给公司产品市占率及其他商业场景拓展带来不好影响。比如,2019年6月,因为OPPO FindX手机停产,导致其3D视觉传感器销量大幅下降,直接由2019年的4278.32万元降至298.92万元,双方也暂未有新机型合作。
 
  问询中,奥比中光表示,预计再经过三年左右时间将会基本实现盈亏平衡。而在2018年至2020年,奥比中光已经连年亏损,累计亏了近15亿。面对巨额研发投入却低营收的尴尬,奥比中光能否尽快实现多个应用场景的商业化是其实现盈利的关键。

     投稿邮箱:lukejiwang@163.com   详情访问鹿财经网:http://www.lucaijing.com.c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