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守住了基本盘,但为社区团购交了200亿学费

2021-12-30 20:40:23来源:推酷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鹿财经网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滴滴守住了基本盘,但为社区团购交了200亿学费
 
  滴滴上市后首份财报表明,各路诸侯在滴滴下架后的“围剿”,并没能动摇网约车行业格局。
 
  12月30日,滴滴披露了2021年二、三季度业绩。第二季度,滴滴总收入482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降至427亿元, 环比下滑11.5%。
 
  滴滴共有三大块业务:中国出行业务,包括国内的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等;国际业务,包括海外出行和外卖;以及其他业务,包括共享单车、电单车、车服、货运、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
 
  其中,中国出行业务在滴滴总收入中的占比超9成,是首要收入来源。第三季度,该业务收入环比下滑12.9%,成为拖累全公司营收的主要因素。
 
  这块收入减少的直接原因是,7月初,由于滴滴“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国家相关部门对其实施 暂停新用户注册、APP下架 等措施。滴滴国内四轮板块的增长动能被掐断。
 
  随后,其他网约车平台试图抓住机会,从滴滴碗里抢蛋糕。美团打车APP重新在应用商店上线,T3出行、哈啰出行、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等公司也纷纷加大推广和补贴力度,
 
  但从滴滴最新业绩来看,网约车第二梯队这番冲击造成的影响有限。
 
  财报显示,滴滴国内出行订单量从第二季度的25.7亿单,下滑至第三季度的23.6亿单,减少2.1亿单、日均233万单,相当于滴滴第三季度日均订单量的8.9%。
 
  也就是说,美团打车等玩家一顿操作后,只分到每天200多万单的蛋糕。相比每天三四千万单的网约车大盘,这点份额无足轻重。
 
  滴滴守住了网约车基本盘,并不意味着它可以高枕无忧。
 
  第二季度,在非通用会计准则口径下,滴滴经调整息税摊销前亏损2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亿元利润同比转亏。第三季度,这一亏损大幅扩大至75亿元。
 
  其中,中国出行业务在第二季度实现收益17亿元,第三季度转为亏损0.29亿元;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仍处于投入阶段,二、三季度分别亏损30亿元和85亿元。
 
  此外,社区团购也让滴滴交了一笔昂贵的学费。
 
  第三季度,滴滴确认208亿元净投资亏损,主要源于对橙心优选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受此影响,滴滴当季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高达306亿元。
 
  不过,滴滴的现金储备仍然较为充裕。截至今年9月30日,滴滴持有486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126亿元短期投资。未来几个季度,它仍能够承受较大规模的经营亏损。
 
  对于滴滴而言,由于已经启动从纽交所摘牌、转到香港上市的程序,公司短期业绩并不重要。摆在面前亟需解决的是两大问题:一是 尽快完成整改, 恢复APP上架和用户注册,扭转下滑颓势;二是 继续坚定不移地出海, 把国际业务培育成下一个增长点。
 
  滴滴在击败快的、Uber后,长期占据国内四轮出行市场头把交椅,但竞争对手并没有减少。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全国共有236家获得经营许可的网约车公司。较有实力的玩家包括T3出行、哈啰出行、曹操出行等。
 
  中腰部玩家原本有机会在过去一年扩大市场份额。一方面,网约车行业在2020年跌入谷底,但今年国内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各地纷纷解除网约车运营限制,城市交通活跃度增加, 互联网出行正在回暖。
 
  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网约车市场规模为3114亿元,低于前一年的3460亿元,2021年预计将回升至3581亿元。
 
  另一方面,滴滴7月初 遭遇APP下架、暂停注册, 也给了第二梯队玩家趁势扩张、抢占市场的绝佳机会。
 
  滴滴被下架次日,美团打车APP在沉寂了近两年后高调回归,以自营模式大举铺开,两个月内在北上广深等37个城市上线。此外,美团还把打车事业部独立,负责人直接向美团CEO王兴汇报。
 
  规模较小的公司中,T3出行当月连开15座城市,目标是日订单量突破100万。四个月后,T3出行宣布已完成进入48座城市的全年目标,相当于成立第一年的7倍。
 
  此外,网约车行业再次掀起烧钱补贴的浪潮。T3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打车等纷纷推出首单免费、赠送打车券、盲盒抽奖等优惠,并出台司机免佣金政策,从供需两端挖滴滴的墙角。
 
  为了支撑大规模开城和补贴,二线选手纷纷开始储备资金弹药。曹操出行9月完成38亿元B轮融资,哈啰出行11月初融资2.8亿美元,T3出行则在同一个月融资77亿元,创下2018年以来行业单笔融资纪录。
 
  但这些大张旗鼓的举动,似乎并未对行业格局造成显著影响。
 
  2021年前三季度,滴滴国内四轮业务的营收为1230亿元;按照往年数据推算,全年有望达到1846亿元。参考行业预测的3581亿元的国内网约车市场规模,滴滴的份额预计为51.5%,相比2020年的42.9%有所提升。由于目前滴滴仍未上架,其全年份额将有所偏差,但差距不会很大。
 
  第三方监测机构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极光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滴滴月均DAU(日活跃用户量)为1255万,而曹操出行和T3出行分别为167万和134万。
 
  在司机、车源、用户和技术等多重因素的制约下,新平台仅靠短时间的补贴,难以在全国范围内打开局面,也就无法打破网约车的旧格局。
 
  不过,如果滴滴迟迟无法回归,它的份额将遭到越来越大的侵蚀。
 
  根据滴滴招股书,被下架前,滴滴APP每月新安装用户约950万。如果没有这部分用户输入,由于用户更换手机等原因,滴滴的用户池将不断“自然蒸发”。
 
  网约车是典型的规模经济,只有规模够大,才能摊薄庞大的运营成本,实现盈利。滴滴国内出行业务第二季度赚了17亿元,第三季度却亏损近3000万,除了社区团购耗资巨大,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用户体量缩水。
 
  目前,滴滴的整改已经进行了一百多天。 如何尽快达标过关、让APP恢复上架, 是滴滴四轮业务止跌回升的关键。
 
  核心的网约车业务所受冲击不大,社区团购却成为滴滴上个季度的最大痛点。
 
  第三季度,滴滴净亏损306亿元, 其中208亿元源于橙心优选的投资亏损。 这块业务一度位列滴滴最高优先级,如今的发展状况远未达到预期。
 
  橙心优选2020年6月上线,扎入火热的社区团购赛道,与拼多多、美团、京东等巨头贴身肉搏。三个月后,橙心优选的日订单量达280万单,跻身行业前五。
 
  同年底,滴滴成立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橙心优选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提升。滴滴CEO程维宣称, 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
 
  彼时,社区团购被视为中国互联网难得的新风口,规模可达万亿,吸引众多公司参与争夺。而橙心优选上线之初表现抢眼,短时间内成为主要玩家之一,颇有成为滴滴“第二成长曲线”的潜力。
 
  但在2021年3月,滴滴将橙心优选剥离,仅保留32.8%的持股。滴滴此举不难理解:彼时它正在寻求赴美上市,而橙心优选亏损巨大,将其分拆有助于改善财务报表。
 
  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 社区团购究竟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正引发越来越多的质疑。
 
  包括橙心优选在内,几乎所有社区团购APP在上线之后,很快被裹挟在补贴大战中。明显不正常的低价,挤压了传统线下商家的生存空间,遭到舆论猛烈抨击,也招致监管部门的低价倾销罚单。
 
  另一方面,社区团购行业持续烧钱,却难以决出胜负,无法摸索出一个可持续、能赚钱的经营模式。风投资金耗尽后,实力较弱的中小玩家纷纷离场,头部选手也在收缩规模。
 
  今年7月以来,同程生活申请破产,呆萝卜停运,十荟团退出多个区域市场,食享会向社区零食便利店转型。橙心优选也开始收缩战线,除了关闭成都总部外,还把此前的9大区、31省份缩减为3大区、9省份。
 
  橙心优选近况不佳, 直接拖累了滴滴的利润。
 
  今年第一季度,滴滴通过拆分橙心优选,确认91亿元的投资收益。但到了第三季度,由于橙心优选没有达到预期,这块收益转为负数,投资亏损超200亿元。
 
  这种亏损只是财务意义上的,并不会对滴滴的现金流造成实质影响。但与账面不好看相比, 滴滴过去两年踩错赛道, 在社区团购这块渐成鸡肋的业务上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才是影响更深远的损失。
 
  在折腾了一年多社区团购之后,滴滴又绕回了缺少新增长引擎的难题。与2020年中相比,滴滴此时再去寻找新动能,内外压力更大,时间也更加紧迫。
 
  12月初,滴滴宣布将从纽交所退市,转到香港联交所挂牌。在今天发布的财报中,滴滴再次确认了这一消息,称公司正在执行上述计划。
 
  此前有知情人士指出,滴滴计划以“介绍上市”的方式登陆港交所。这种方式不涉及发行新股、不募资,操作更简单,成本也较低。外媒援引知情人士言论称,滴滴最早将于2022年4月底申请在港交所挂牌,6月完成上市。
 
  与今年6月赴美上市相比,滴滴转到香港上市,不仅时间更紧张,而且对新故事的需求也更加迫切。
 
  滴滴三大业务板块中,核心的国内出行业务正在下滑。一部分原因是其他竞争对手加大投入,抢夺司机和乘客;但更重要的是, 中国网约车市场用户规模已经见顶。
 
  CNNIC数据显示,2019年6月,国内网约车用户规模超4亿,随后两年震荡下滑。截至2020年底,这一数字为3.65亿,相比最高点缩水3500万。
 
  在新用户红利基本耗竭的情况下,即使滴滴恢复上架,也只能尝试从别的玩家手中夺回用户增量。这显然不是一个足以打动投资者的增长模式。
 
  另一方面,被滴滴归纳在“其他”板块的几项业务中,共享单车市场基本饱和,且投放和营运受到各城市的严格限制;货运、自动驾驶等业务仍处于投入阶段,商业模式尚待检验。
 
  归根结底, 滴滴必须把国际业务做大做强, 整个公司才能拨云见日。
 
  截至今年3月底,滴滴已经进入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巴西、墨西哥、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开展网约车和外卖业务。
 
  与国内探索的新业务不同,这两块是确定性很高的成熟业务,落地难度相对低一些。滴滴2018年启动出海,第一站选在巴西,截至2020年底已占据当地网约车市场50%份额。
 
  今年第三季度,滴滴国际业务交易量从前一季度的4.34亿增至4.99亿。在海外疫情仍然严峻、出行需求受到抑制的情况下,滴滴交易量逆势增长,意味着它从Uber等公司手中抢到了更多用户和订单。
 
  此外, 滴滴海外业务的货币化率并不高, “钱景”可期。
 
  第三季度,这块业务贡献了滴滴全平台17.5%的交易量,以及15%的交易额,但只贡献了2.3%的营收。如果滴滴能够继续提升海外市场占有率,就有机会获得更大定价权,从而把这块业务培育成新的现金牛。
 
  滴滴管理层也看到了出海的潜力。在上半年递交的招股书中,滴滴宣布将把上市募集资金的约30%用于扩大国际市场业务。回港上市后,这块业务有望得到更多资金支持。
 
  但滴滴在海外的竞争对手不少。除了老对手Uber、Lyft外,滴滴在拉美、东南亚、印度等地区面临着本土小巨头的激烈竞争。
 
  以东南亚的GoTo和Grab为例,两家公司分别占据当地网约车市场的半壁江山,同时也涉足了外卖、快递、支付、购物等服务,与滴滴的业态存在不小的重叠。
 
  另一方面,滴滴过去几年大举对外投资,成为Grab、99等公司的股东或所有者。这种交错的股权结构,也让滴滴出海必须更加审慎地平衡各方利益。
 
  滴滴要想尽快走出低谷,除了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外, 首先要在海外打几个胜仗, 以提振员工士气和投资者信心外。出海虽然并不能药到病除,却也能够让滴滴跳出国内网约车市场的零和博弈,重新回到成为全球公司的道路上来。

     投稿邮箱:lukejiwang@163.com   详情访问鹿财经网:http://www.lucaijing.com.cn

相关推荐